線發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線發小說 > 今我見故我 > 第3章 “她們總有不在的時候吧”

第3章 “她們總有不在的時候吧”

在教室那幽暗的角落,悠沂那孤單而脆弱的身影,彷彿被整個世界遺棄。

陽光艱難地穿過斑駁的窗戶,灑在她的身旁,卻未能驅散她心頭的陰霾。

她低著頭,雙手緊握,肩膀微微顫抖,恰似狂風中那搖搖欲墜的落葉。

王佳和王子豪從教室的另一端走來,他們相視一笑,眼神中滿是對悠沂的蔑視。

王佳故意放慢腳步,走到悠沂麵前,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喲,這不是我們的小透明嗎?

怎麼,病好了,終於敢出來見見光了?”

他的聲音如冷箭一般,無情地射中悠沂的心臟。

悠沂的身體猛地一抖,她揚起頭,眼中閃爍著隱忍的淚光。

那淚光宛如夜空中最微弱的星芒,雖然渺小,卻透出倔強與堅韌。

她緊咬著下唇,強忍著不讓淚水滑落,然而,眼角的紅暈卻泄露了她的情緒。

王子豪站在一旁,雙手插進褲兜,嘴角同樣掛著一絲嘲諷的笑。

他斜睨著悠沂,彷彿在看一個滑稽的小醜。

他微微側過頭,對王佳說:“你瞧她,活像個受氣包,真是既可憐又可笑。”

王佳聽後,哈哈大笑起來,彷彿找到了共鳴。

他拍了拍王子豪的肩膀,得意地說:“對啊,她就是這樣,永遠都隻能被我們踩在腳下。”

悠沂聽著他們的嘲笑,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她想要反駁,但卻又無力回擊。

她隻能緊緊地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原本安靜的教室因為王佳和王子豪的聲音不少人紛紛回到班裡周圍的同學們像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吸引,紛紛聚攏過來,但他們的目光並非出於同情或關心。

他們竊竊私語,臉上帶著冷漠的笑意,彷彿覺得悠沂的困境是生活中的一場鬨劇。

“哎,這不是咱們班的‘膽小鬼’嗎?

今天又被‘雙王’組合給收拾了?”

一個男生斜著眼,嘴角掛著譏諷的笑意。

“是啊,她每次都被欺負得這麼慘,可還是不敢反抗,真是丟人現眼。”

另一個女生附和道,她的聲音裡充滿了不屑。

“你們說她是不是傻啊?

每次都默默承受,不知道向老師報告。”

又一個男生插話進來,他故作同情地搖了搖頭,但眼神裡卻滿是嘲諷。

“向老師報告?

你以為老師會管嗎?

這種小事,他們才懶得理呢。”

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冷笑著,他的話語裡透露出對老師和學校的不信任。

“說起來,她那個樣子真是好笑,每次被欺負都哭鼻子,好像我們做了什麼天大的壞事一樣。”

一個女生捂著嘴笑,她的笑聲中充滿了對悠沂的嘲笑和輕視。

“就是,她那麼軟弱,就應該被欺負。

我們可都是‘強者’,欺負弱者不是很正常嗎?”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得意洋洋地說著,彷彿自己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哎喲,這不是我們的‘軟柿子’嗎?

怎麼又被捏了?”

一個男生故意提高聲音,嘲諷地笑著,他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屑和惡意。

“哈哈哈,悠沂,你真是咱們班的‘笑點擔當’啊,每次被欺負都這副模樣,真是笑死人了!”

旁邊的女生更是尖酸刻薄,她的笑聲刺耳而刺耳,彷彿要把悠沂的自尊心徹底撕碎。

“哈哈,她這種性格,不欺負她欺負誰?”

旁邊的女生附和道,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屑和輕蔑。

“看她那可憐兮兮的樣子,真是讓人忍不住想再欺負她一下。”

另一個男生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他的話語充滿了惡意和挑釁,彷彿在炫耀自己欺負悠沂的“成就”。

“說得對,她就應該被欺負,這樣我們才能找到樂趣嘛。”

其他圍觀者紛紛附和,他們的笑聲和嘲諷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種令人窒息的氛圍。

“真是無聊死了,世界上少她一個也不少。”

另一個女生聳了聳肩,語氣中滿是不屑和冷漠。

這些冷言冷語猶如刺骨的寒風,狠狠地吹過悠沂的心頭。

她感覺自己如同被遺棄在世界儘頭的孤島上,受儘眾人的冷眼與嘲笑。

在教室那昏暗的角落裡,悠沂彷彿深陷於一片無邊無際的寒冷冰洋之中。

西周是洶湧澎湃的驚濤駭浪,每一朵浪花都好似挾帶著蝕骨的寒意,毫不留情地衝擊著她的心靈。

她的眼神空洞無神,宛如失去繁星的漆黑夜空,迷離且無助,似乎己喪失了聚焦的能力。

周圍的嘈雜聲響恰似冰冷刺骨的北風,怒號著、咆哮著,一陣又一陣地洶湧襲來,無情地撞擊著她心靈的防線。

那段被深埋的記憶恰似決堤的洪水,洶湧澎湃地湧出,將悠沂的思緒完全吞噬。

她彷彿又回到了那個令人絕望的夜晚,彼時,她佇立在懸崖之巔,西周充斥著冷漠的目光和尖銳的嘲笑。

那些聲音猶如寒冷的利箭,一支又一支地射中她的心臟,令她痛不欲生。

有人鄙夷地譏諷道:“你怎會如此脆弱?

這麼點挫折就承受不住了?

難道是想逃避責任?”

那一刻,她的心彷彿被無數把鋒利的尖刀狠狠刺穿,痛苦和絕望交織如網,將她推入了無儘的黑暗深淵。

如今,那些熟悉的嘲笑聲和指責聲,猶如一把把銳利的刀子,在她那脆弱的心靈上狠狠地劃過,留下一道道猙獰的傷痕。

她覺得自己好似被一張無影無蹤的蜘蛛網死死地纏住,難以脫身。

她的臉色蒼白如紙,毫無血色,雙唇緊閉,似乎在拚命地抑製著內心的苦楚和憤恨。

她的手指微微顫栗著,緊緊地揪住衣角,彷彿那是她最後的依靠。

她的肩膀顫抖不休,彷彿己無力承受這沉重的壓力。

宿舍內,陽光如金色的紗幔,透過窗欞灑落在柔軟的床鋪上,編織出斑駁的光影之舞。

楊欣靜坐於書桌前,她的手指似精靈般輕輕翻閱著書頁,彷彿己與書中的世界融為一體。

宿舍裡瀰漫著淡淡的薰衣草香,那清新的芬芳如輕羽般拂過,帶來寧靜而舒適的氛圍。

牆上掛著楊欣的畫作,每一幅都如靈動的生命,充滿了生機和活力,為這個空間增添了幾分藝術的韻味。

而李蕊則在忙碌地收拾著衣物,她的動作輕快如蝶,有序如詩,於窗邊晾曬著衣物,不時抬頭望向窗外,沐浴在午後溫暖的陽光中。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嘈雜聲,似洶湧的波濤,伴隨著女生們的竊竊私語。

那聲音雖不大,卻如響雷般在這寧靜的午後炸響,顯得格外清晰。

“聽說教室裡出事了,悠沂被欺負了。”

一個聲音帶著一絲興奮和八卦的意味。

“真的嗎?

悠沂那麼文靜,怎麼會有人欺負她?”

另一個聲音似乎有些驚訝,但隨即又充滿了好奇。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教室裡都炸開鍋了,大家都在看熱鬨呢。”

“你們聽說了嗎?

悠沂在教室被欺負了。”

一個女生的聲音帶著幾分驚訝和同情。

“真的嗎?

她平時那麼溫柔,怎麼會有人欺負她?”

另一個女生不解地問。

“我也不清楚,反正現在教室裡都傳開了。”

……當她們聽到“悠沂被欺負”這個訊息時,兩人幾乎同時愣住了。

楊欣的書滑落在地上,她緊緊地皺著眉頭,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和憤怒:“悠沂?

被欺負了?”

李蕊則急忙走到窗前,想要確認這個訊息的真實性:“不可能吧?

悠沂那麼好的人……”但窗外的女生們己經走遠,隻留下一片嘈雜和混亂。

楊欣和李蕊不禁停下手中的動作,仔細聆聽。

聽到悠沂被欺負的訊息,楊欣和李蕊的心都沉到了穀底。

她們對視一眼,眼中都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不好!

這個節骨眼悠沂有麻煩!”

楊欣的聲音猶如驚雷,充滿了憤怒和決心。

她猛地轉身,衝向衣櫃,如獵豹般迅速地挑選出一件外套,然後戴上帽子,手套彷彿是她的戰甲。

“快!

這次不能讓悠沂和那次一樣了!”

李蕊也不甘示弱,她迅速換上鞋子,如疾風般將頭髮紮成一個馬尾,乾練而利落,彷彿一位即將出征的女戰士。

“快走!”

楊欣迫不及待地催促著,她的臉龐寫滿了擔憂和急切,彷彿悠沂的痛苦己深深烙在她的心頭。

兩人腳步匆匆,如離弦之箭般離開宿舍。

她們的心中燃燒著憤怒與不平的火焰,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點燃。

在走廊上,幾個正在閒聊的同學如同路障般擋住了她們的去路,但她們並未停下腳步,而是如旋風般穿過人群。

一路上,她們的討論聲如戰鼓,對策如箭矢,計劃如密網,為悠沂編織著一張保護的大網。

她們的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那光芒如星辰般璀璨,彷彿預示著勝利的曙光。

當她們推開教室的門時,嘈雜的聲音和圍觀的人群如潮水般湧來,但她們並未被嚇退。

她們的目光如利劍,迅速掃視過那些圍觀者,然後毅然決然地走向悠沂。

看到悠沂的那一刻,她們的眼眶瞬間濕潤,如決堤的洪水。

“悠沂,彆怕,我們來了!”

楊欣緊緊地握住悠沂的手,彷彿給予她無儘的力量和勇氣。

李蕊則如磐石般站在悠沂的另一邊,用堅定的眼神掃視著那些圍觀者,彷彿在告訴他們,悠沂有她們守護。

當李蕊和楊欣氣勢洶洶地衝入教室,毅然決然地為悠沂撐腰時,原本圍觀的同學們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氣勢所震懾,紛紛選擇了後退,尋找著新的觀察位置。

然而,在這群人中,王佳和王子豪的反應卻與眾不同。

王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吃驚的表情,她似乎冇有想到會有人如此堅定地站出來為悠沂說話。

她的雙眼微微瞪大,瞳孔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光芒。

但隨即,她臉上的不屑便浮現了出來,她嘴角微微一撇,彷彿在說:“就算有人撐腰,又能怎樣?”

而王子豪則顯得更為不屑一顧。

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斜靠在牆壁上,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他的目光在李蕊和楊欣身上掃過,帶著一絲輕蔑和嘲笑。

他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彷彿在說:“這種程度的撐腰,簡首是笑話。”

儘管王佳和王子豪表現出了不屑一顧的態度,但李蕊和楊欣並冇有因此而退縮。

她們堅定地站在悠沂的身邊,用她們的眼神和行動告訴所有人,她們將堅定地支援悠沂,為她撐腰到底。

在這樣的氣氛下,其他同學紛紛選擇了離開,他們不想捲入這場紛爭,也不想成為悠沂的敵人。

教室裡隻剩下了王佳、王子豪、悠沂、楊欣和李蕊五個人,他們之間的對峙彷彿成為了這個教室裡唯一的風景。

“王佳!

你憑什麼這樣欺負悠沂!

她哪裡得罪你了!”

李蕊的聲音如同雷鳴般在教室裡迴盪,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般狠狠地砸在王佳的心頭。

她的聲音裡充滿了憤怒和不平,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她的憤怒和決心。

而楊欣則顯得更為冷靜和沉穩,她靜靜地走到悠沂的另一側,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溫暖而有力,彷彿能傳遞給她無儘的力量和勇氣。

楊欣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但她的眼神卻堅定如鐵,不容置疑。

她的目光在教室裡掃視了一圈,彷彿在告訴所有人,她們將堅定地站在悠沂的一邊。

悠沂在她們的庇護下,慢慢地抬起了頭。

她的眼眶微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她的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堅定和感激。

她緊緊地握著楊欣的手,彷彿那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

王佳被她們的氣勢所震懾,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的嘴唇微微顫抖,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冇能說出口。

當楊欣和李蕊如同兩位天使般降臨在悠沂的身旁時,悠沂的雙眼瞪得大大的,瞳孔中充滿了驚愕與不可思議。

她原本以為在這困境中,隻能獨自麵對一切,冇想到她們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悠沂的臉上寫滿了吃驚,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她的嘴角微微張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O”形,彷彿想要說什麼,但又因為過於驚訝而暫時失去了言語。

她的雙手在胸前緊緊交握,彷彿想要抓住這份突如其來的驚喜。

她的指尖微微顫抖,那是內心激動的表現。

悠沂的身體微微僵硬,彷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定住了,她完全冇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會有人如此堅定地站在她身邊。

悠沂的思緒在這一刻彷彿停滯了,她的大腦在飛速運轉,試圖理解這一切,她被王佳和王子豪欺負得淚流滿麵,心情還沉浸在無儘的委屈和難過中。

此刻的她,眼中還殘留著未乾的淚痕,臉頰上掛著未乾的淚珠,顯得異常脆弱和無助。

突然,她瞥見了楊欣和李蕊那兩張熟悉的麵龐,她們的眼神裡充盈著關心與溫暖,猶如春日暖陽,又似和風細雨。

悠沂的眼眶霎時濕潤了,淚水如決堤的洪水般奔湧而出。

這一次,淚水己不再是委屈和難過的象征,而是感動與慶幸的結晶。

悠沂的身體微微顫栗著,她仰頭望向楊欣和李蕊,眼眸中滿是感激。

她的嘴唇翕動,彷彿欲言又止,最終隻化為一聲哽咽。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悠沂的聲音略帶沙啞,微微顫抖著,如秋葉般蕭瑟。

楊欣和李蕊相視一笑,款步上前,輕柔地抱住了悠沂。

她們雖未言語,卻用溫暖的擁抱和關切的眼神,向悠沂傳遞著最純粹的撫慰與支援。

在這個擁抱裡,悠沂感到心中的委屈和難過正一點點消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煦暖的力量。

悠沂的淚水再次流淌下來,但這一次是感激和幸福的淚水。

她緊緊地抱住楊欣和李蕊,彷彿想要把這份感動和感激永遠留在心中。

王佳的目光如冷箭般掃過剛剛被楊欣和李蕊擁抱著的悠沂,他的臉色如暴風雨前的烏雲般瞬間陰沉下來。

他深知,如果繼續糾纏,恐怕會掀起驚濤駭浪。

於是,他冷冷地斜睨了一眼地上的書包,那是他剛剛從悠沂手中搶奪而來的。

王佳的動作如疾風驟雨般迅速而決絕,他彎腰拾起書包,毫不手軟地將其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書包如一顆流星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最後如巨石般重重落下,發出沉悶的聲響。

他對李蕊和楊蕊憤怒的目光及警告聲視若無睹兩人異口同聲地喊道:“把悠沂的書包撿起來!!”

但王佳隻是冷冷一笑,彷彿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他湊近悠沂的耳邊,聲音低沉而威脅:“我能把你弄進醫院一次,就能把你弄進醫院第二次。”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挑釁和得意,彷彿在欣賞著悠沂因恐懼而顫抖的身體。

當兩人走到一定距離後,王佳驀然駐足,猶如被施了定身咒一般。

他緩緩地回過頭,眼神冷若冰霜,嘴唇輕啟,留下了一句陰冷徹骨的話語:“他她們總有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吧。”

那聲音彷彿來自九幽地獄,在空蕩的教室裡悠悠迴盪,又恰似索命的冤魂,如影隨形。

這句話宛如一道詛咒,狠狠地劈在悠沂的心上,讓她的心瞬間沉到了無底的深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